中国の歴史教育

中国青年報の付属週刊紙「冰点周刊」が停刊処分になった事件はまだ記憶に新しいだろう(文末に問題となった論文とそれに対する産経新聞の記事を全文掲載している)。先日、偶然中国青年報の公式サイトを見ていたら、なんと例の論文が堂々と載っているではないか。停刊処分の引き金になった論文がなぜいまだに公式サイトにあるのかはわからないが、とりあえず興味深く読ませてもらった。
論文の概略は、いままでの中国の歴史教科書は愛国教育を追求するあまり、間違った歴史まで使っていた、というものだ。たとえば、清朝末期の義和団事件は中国国民が植民地支配者に対する抵抗ではなく、たんなる国際法違反だというのだ。個人的に論文自体は若干納得できないところもあるが、大筋では同意できる内容である。しかし、問題は論文が正しいかどうかということではなく、論文が中央の意志に反したら、それが弾圧されてしまうことにあると思う。この論文は、2002年にも別の雑誌で掲載されたことがあるのだ。それにもかかわらず、今回弾圧されたのは政治的目的があるとしか思えない。
中国の経済はいまロケット並の速度で発展している。今年でイギリスを超えて、世界第五の経済大国になるらしい。しかし、政治は未だに共産党の一党支配で、選挙らしきものは実施されていない。天安門事件以後、民主化が加速する気配はない。当局はいまの中国は歴史上もっとも民主的だと主張している。それは確かに正しいと思う。しかし21世紀の国際社会を見渡すと、これほど奇形な政経システムは他に存在しないことがわかるだろう。ぼくは政治にはあまり関心がないのだが、このままではどこかで行き詰まると感じてしょうがないのだ。歴史教科書も、延々と近代中国がいかに半植民地化され、そして共産党がいかに中国を救ったかに終始している(しかし日中戦争について、日本に格別不利な記述はないと思う)。高校生でマルクス主義や毛沢東をまじめに受け止める人がほとんどいなくなった以上、このような教育を続ける意味がないと思うのだ。
最後に論文の文末を引用しよう。「現代化事業のため、理性がありかつ法を守る現代国民を育むため、これらの間違いを修正するときが来た。」


「冰点」停刊問題 ほころび見せた愚民政策
(産経06/2/26)
 中国で先月、共産党中央宣伝部から停刊処分を受けた、「中国青年報」の付属紙「冰点週刊」は、三月一日に復刊される。編集長が停刊に抵抗、これに著名な学者、報道人らが相次いで支持表明した異例な事態は、復刊で一件落着とはいくまい。復刊に当たり編集長らを更迭するなど強硬姿勢に出た党側への反発が強まっているからだ。
 停刊の原因は、同紙の一月十一日付に掲載された中山大学の袁偉時教授による中国の歴史教科書批判論文だった。論文は清朝末期の義和団事件などを例に、愛国主義を高揚するため、史実に反し、中国人の誤った行為まで正当化していると指摘、歴史への反省なくして現代化できないと主張した。
 党側は、論文を「史実をねじ曲げ、中国人民の感情を傷つけた」と、日本の歴史教科書批判に似た理由で、同紙の停刊を命じた。編集長の李大同氏の抵抗に、広範な知識人が同調したのは、刊行物の発禁・停刊、番組の放送禁止など言論弾圧が続く状況に危機感を募らせていたからだ。
 李氏は、党宣伝部の処分は国民の知る権利を侵し、憲法違反と主張した。一九八二年公布の現行憲法は、毛沢東時代への反省に立ち、「公民は言論、出版、集会、結社、行進、デモの自由を有する」と規定している。憲法制定を指導した故胡耀邦元総書記が七〇年代末の党宣伝部長時代から、表現の自由を重視、メディア界はむろん、社会全体を活性化させたのは有名だ。
 胡錦濤政権のイデオロギー、宣伝工作は極めて保守的で、メディアは党の喉舌(宣伝手段)と繰り返し強調している。「二本の棒」(ペンと鉄砲=宣伝と軍隊)を独裁権力の支柱とした毛沢東の教えは、中国の経済が発展、国際化が進み、社会が一変した現在も不変の法則になっているようだ。
 言論の自由は、民主主義の根幹である。中国では、それが頻繁に侵され、メディアの監視機能が低下、腐敗蔓延(まんえん)の一因とも指摘される。しかし、共産党は「社会の安定」との名目で、インターネットを含め統制を強める構えだ。それに対し党宣伝部の解体まで要求した知識人たちの批判はやみそうもない。事実から国民の目をそらせる愚民政策は情報化時代にほころび、一党独裁を脅かし始めたかのようだ。
冰点特稿第574期
現代化与?史教科書
2006年01月11日
中山大学教授 袁偉時
  21世紀的中国人,面?的是順之者昌、逆之者困的全球化趨勢。与此同時,中国的現代化事業進入了?鍵時刻。在這个年代,决定公民和国家?展成敗的最重要条件是制度環境,但公民的心智状態?自己乃至国家和社会?展的影響也十分巨大。
  20世紀70年代末,在??了反右派、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三大災難后,人們?痛地??,這些災難的根源之一是:“我們是吃狼?長大的。”20多年過去了,偶然翻閲一下我們的中学?史教科書,令我大吃一驚的是:我們的青少年還在??吃狼?!
  “以史??”、“前事不忘,后事之師”,這是中国人耳熟能詳的名言。屈辱、挫折、兵連禍結、前仆后?,一部中国近代史蘊藏着多少血泪和??教訓!我們有責任将?史真?告?我們的青少年,?他們永志不忘。這是幇助他們成?現代公民的必由之路。如果天真純潔的孩子呑食的竟是?味乃至有意无意假造的丸丹,只能?偏見伴随終生,甚至因而誤入岐途。
  現在是正視我們自己的?史教科書問題的時候了。現从几个具体的?史事件談起。
  火??明園是不是无法避免的?
  火??明園是英法侵略軍犯下的不可饒恕的罪行。事情?什?会弄到如此地歩?140多年過去了,我們理?冷静地考察双方的??得失,吸取教訓,?各国人民更好地共?。這一事件是“第二次鴉片?争”的?果之一。人民教育出版社?史室編著的《中国?史》第三册,是被普遍采用的九年義務教育三年制初級中学教科書。它是這?評述這次?争的:
  一、?于?争起因。
  這部教科書写道:“1856年3月,法国天主教神甫馬頼,潜入广西西林地区胡作非?,被当地官吏?死。這就是所謂的‘馬神甫事件’。后来,法国以此?借口,夥同英国?動侵略?争。同年10月,广州水師在中国商船‘?羅号’上,緝捕了海盗和水手。英国領事无端干渉,硬説‘?羅号’是英国船要求中国方面?放被捕的人,并向英方賠礼道歉。?广?督叶名?怕事態?大,?放了被捕的水手,但拒絶道歉。這就是所謂的‘?羅号事件’。1856年10月,英国首先挑起?争,炮?广州,第二次鴉片?争開始。”
  這里説的?羅号事件大体符合?史事?。至于殺法国天主教神甫馬頼(Auguste Chapdelaine),至今仍是一筆糊塗帳。馬氏是1856年2月29日被广西西林代理知?張鳴鳳所殺的。直至法国公使査問,張鳴鳳仍然矢口否認,説根本没有這回事。致使广西按察使和?广?督到了1858年初還信以?真,据此回答法国公使和上奏朝廷。
  1844年10月訂立的中法《黄埔条約》?定,法国人只准在五口通商的双方“議定界址内”活動,“法蘭西无論何人,如有犯此例禁,或越界,或遠入内地,听凭中国官査拿,但?解送近口法蘭西領事官收管;中国官民均不得殴打、傷害、虐待所?法蘭西人,以傷?国和好。”
  馬氏1842年起,便到西林?教,《黄埔条約》訂立后仍不離開,這是違反条約的錯誤行?。但把他?死,?然是西林地方官員的行?,違反了?把拘捕的法国人解送領事的条約義務。直至現在人們仍无法確定馬氏確有該?死刑的?些罪。按照程序正義優先的法学?点,中方无疑理虧。教科書?此事的評述是不准確的。
  還要指出,教科書只字不提引?這次?争的?条根本原因:一是英国政府要求清政府忠?履行《江寧条約》的?定,其中重要一点是?英国官員和商人可以自由進入广州城。?洋人進城,現在看来,完全是不値一提的小事,当時在五口通商的其他四口尽管也有過大小不一的?紛,但都一一化解,没有?成巨禍。惟独在广州,却驚動朝野上下,?得天翻地覆,開各地反入城斗争的先河,?時十多年无法解决,直至兵戎相見。
  二是《望厦条約》?定:“所有貿易及海?各款恐不无稍有?通之?,?俟十二年后,?国派員公平酌?。”《黄埔条約》亦?定:“若有?行更易章程条款之?……核計?十二年之数,方可与中国再行籌議。”修改有?的通商条款,本属平常外交事務,清政府也一再?延,加深了双方的矛盾。
  ?于挑起這次?争的原因,当時的有識之士就有所反思。深悉内情的薛福成?痛地説:“英人初志在得入城見大吏,借以通隔?、馭商民,乃粤民一激再激,叶相(叶名?)?一誤再誤,使拱手而有粤城……益知中国易与,遂?法、俄、美三国兵船北上,駛入大沽,阻我海運,立約而還……粤民激于前此大府議和之憤,万衆一辞,牢不可破,必阻其入城一事以?快,屡請屡拒,紛紜者二十年,而大沽之失,天津之約,皆成于此,由今?之,甚无謂也。”晩清曾国藩、李鴻章、馮桂芬、郭嵩?等人屡以“勿以小嫌?大釁”相告誡,其中就包含了以广州反入城斗争?開端的惨痛教訓。
  同属中?人民共和国,香港的中学?史教科書就比大陸編得高明。它把這次?争的起因?結?四点:1.外人入城問題。2.?修条約問題。3.阿羅号船事件。4.馬頼神父事件。這?説符合?史?際,无損中国国家利益,有利于年?一代学会冷静地分析?史問題,?示出編者是合格的?史学家。令人不解的是:?什?不向這些本国的同行学習??
  二、?于?争過程。
  1858年,大沽被占,英法侵略者兵臨天津城下,英法俄美等国先后迫使清政府簽訂了《天津条約》。雖然喪失了不少?利,問題?算有个着落,双方還議定翌年在北京互換批准書,徹底完成法定程序。如果照双方的?議?理,導致火??明園的英法?軍再一次入侵是有可能避免。
  可是,誰也没有料到純属程序性的最后一歩還会節外生枝,招来更大災禍!教科書是這?写的:“1859年,英国公使和法国公使各率一支艦隊北上大沽口,准備進京換約。清政府指定換約代表由北塘登陸,?天津至北京,并要求各兵船武装人員不得登岸。英法公使却仗恃武力,堅持要从大沽口溯白河進京。他們蛮横地率艦隊闖入大沽口。防守大沽炮台的士兵開炮打撃入侵者。炮?准確地落在侵略軍的軍艦上,打?了四艘,打坏了六艘,其余三艘挂起白旗逃?了。在炮?的同時,侵略軍900人企?登陸,也被打退。侵略軍死傷几百人。大沽一?人民冒着槍林?雨,給?士送?送面,表現了高度的愛国熱情。”在編者筆下,這是一曲愛国英雄進行曲,主角是士兵和普通百姓。可是,稍加推敲,便有很多疑問。
  从后果看,這一仗?然打錯了。翌年,英法?軍再次入侵,招致北京被占,?明園被?。?訂《北京条約》,不但?定原訂的《天津条約》??有效,還招来其他新損失:?英法的賠款分別由四百万?和二百万?一律至各八百万?;割?九?司;允許法籍?教士在中国自由?教,“并任法国?教士在各省租買田地,建造自便”,?日后連綿不断的教案種下禍根。如果不打,不是?中国更有利??
  人們理所当然?該追問:公使走?条路進京,真有那?重要,乃至不惜一??双方意見分岐有没有認真交渉?真的是士兵自行開炮還是奉命行事?如果是前者,這是触犯軍紀造成?重后果的大錯,能算是愛国英雄的義???如属后者,是奉了什??的命令?
  ?査史?,這根本不是什?愛国英雄的壮?,而是愚昧的咸?皇帝和僧格林沁親王犯下的大罪。而且分岐不是教科書説的走?条路進京,而是要英法使者繞个大弯進天津。当時在僧王幕下的郭嵩?在日記中留下這?的記録:1859年4月10日“怡親王至?……言奉旨密商一語:如夷人入口不依?矩,可悄悄撃之,只説是郷勇,不是官兵。予曰:凡事?是名正言順,?緩緩商之。怡邸??可笑。僧邸商酌再三,欲令其由北塘入口,繞道至天津……辯論再三始定局,附片奏明。”
  《北京条約》訂立后,他更具体叙述了当時的情况:“夷禍成于僧邸之誘撃。去歳之役,先后奉詔旨十余,飭令迎出?江沙外?諭。?夷船入内河九日,僧邸不一遣使往諭。去衣冠自称郷勇,薄而撃之。仆陳?再四,又慮語言不能通?,?上書力争。”曾国藩?他的幕僚説過:“咸?九年,洋人来換和約,僧忠親王誘而撃?其船,天下称快。十年,夷人?至……京師不守,几喪天下。某謂僧邸此敗,義当殺身以謝天下矣。”他們説的情况,同当時在現?的英国公使卜魯斯的報告如出一轍。英法軍艦6月16日已?到?,直到25日早晨才接到直隶?督恒福的照会,而当時軍事行動已?開始。這些史料可以?納?這?几点:
  1.咸?皇帝决定在一定条件下,可以?官兵假扮郷勇,“悄悄”襲撃洋鬼子。同時,他又十余次下令,要先“?諭”洋人,先礼后兵。
  2.僧格林沁忠?執行了“悄悄撃之”的旨意,但没有事先?諭;也堅决拒絶手下大臣的?阻;并且是要洋人从北塘登陸,繞道至天津的設計者。
  3.?這一喪?辱国的横禍,以曾国藩、郭嵩?、呉汝綸等?代表(還包括李鴻章、馮桂芬等人)的比較清醒的官僚和士紳,已?有過??的批評和諷喩。
  令人震驚的是:時至20世紀90年代,我們的教科書,仍然按咸?皇帝和僧格林沁的調子唱歌,不同之?僅在把“郷勇”換成“士兵”!
  説到這里,我們可以回答火??明園是不是可以避免的問題了。面?咄咄逼人的?敵,作?弱勢的大清帝国一方,明智的選?是?格執行現有条約,避免与之正面冲突,争取時間,改革和?展自己。而当時的政府和士紳,完全被極端的情緒支配,在小事上制造違約的蠢行,結果?成大禍。如果清政府决策層和有?的地方督?不是那?愚昧,這?災禍是有可能避免的。可是,朝野上下的認識水平和?制的决策程序,是?史的積淀,不是朝夕所能改?;侵略的本性又决定了他們不可能成?文明之師;于是,這?災禍又是難以避免的。
  是愛国壮?還是有悖文明行?
  再来看看教科書的作者?義和?事件的評述?。
  教科書正確掲露了“八国?軍侵占北京以后,?殺搶掠,无?不作”;“在八国?軍進攻天津的時候……(俄国)制造了駭人听聞的海蘭泡大屠殺惨案。俄国軍隊還?占了中国江東六十四屯,残酷屠殺当地居民。”此外的論述只能説是錯誤連篇。
  一、教科書没有只字提及義和?敵視現代文明和盲目排斥外国人以及外来文化的極端愚昧的行?。
  義和?毀電?、毀学校、拆?路、?洋貨、殺洋人和与外国人及外国文化有点?系的中国人……凡沾点洋气的物和人,必徹底消滅而后快。即使義和?真的立下了“扶清滅洋”的偉大功?,也不能回避它的這些反文明、反人類的錯誤,何况正是這些罪?行径給国家和人民?来莫大的災難!這些都是衆所周知的史?,也是中国人不能忘記的国耻,而我們的少年儿童必?的教科書却偏偏?口不談。
  教科書也談到拆毀?路。它是怎?説的??“1900年6月……八国侵略軍2000多人,由英国海軍司令西摩?率領,从大沽?天津向北京進犯。義和?拆毀从天津到北京的?道,奮起狙撃侵略軍。侵略軍在廊坊一?被義和?包?,死傷多人,狼狽逃回天津。”如此説来,拆毀?路不過是抵抗侵略者迫不得已的措施。?際情况怎??
  1900年5月28日(陰?五月初一),直隶?督裕禄致電?理各国事務衙門:“二十九夜(5月27日)先聞?州至琉璃河一?猝被拳匪将?路焚毀,?今早由琉璃河至長辛店一百余里沿途?道車站橋梁并局所洋房,均有拳匪蜂起焚?”。与此同時,各地紛紛告急:“刻下電?又阻……至長辛店?阻,由琉璃河至?州?,被匪徒?断,所有電均被阻滞。”他們破坏這些設施完全出于?外来事物的敵視,而不是?了抵抗侵略者不得不采取的?急行動。同時,這類行動波及各地,不是局部性的偶?現象。也就是説,這是蓄意破坏財産的罪行,而不是某些史家説的抵抗侵略者的功?。从時間看,西摩?軍从出?到被迫撤回天津是6月10日至26日之間的事,而在此之前拆毀?路、電?,焚?車站、搶掠財産的急報,已紛至沓来。義和??殺搶掠、敵視和肆意摧毀現代文明在前,八国?軍進軍在后,這个次序是?史事?,无法也不?修改。
  二、教科書也没有譴責清政府高級官員及義和?乱殺无辜,?殺搶掠的野蛮、残忍的罪行。
  最有代表性的是山西巡?毓賢的作?。六月初一(6月27日),他将太原洋人?的医院?掉,同時“将省中洋人,誘令遷居一?。当于教堂内搜出婦女二百一十一口,年老者数人,而五六歳十余歳至二三十歳者居多……于六月十三日,不動声色,?領兵勇,前赴洋人聚居之?,親自兜拿。該洋人等尤敢?力抗拒,奴才麾令勇敢数人,冒死突進,将洋人大小男女四十四口,及同?相?的教民十七名,一?擒?,立即?赴市曹,同時正法”;“寿??秦錫圭拏?滋事之洋人七名口,押解前来,一并将其立正典刑。是晩北門教堂亦?拳民焚?,省城洋人教堂已无遺迹”。当時的報刊還報道:“寓晋西人,得京師乱耗。群求毓賢保護。不料竟誘聚而?之,且手刃数人焉。”
  毓賢的行?不是孤立的。所有不思進取的頑固分子,都是?統文化中最落后、野蛮的成分的?承者,這類頑固官僚趁机?非作歹的事例不勝枚?。例如,輔国公載瀾是奉旨会同載?、剛毅“統率”京津義和?的宗室,其残暴就不?毓賢:“京師乱起,載瀾从拳匪入人家,大索,得?布及他物,皆以教民論,?殺之,雖宗室大臣不免”。
  再看看義和?的所作所??。前人早已指出,不能把所有参加義和?的民衆都視?匪徒,他們不少是盲从的愚民,但混迹其間的確?不少是土匪和流氓。?計在義和?事件中,全国各地1900年6月24日~7月24日期間,被殺外国人231名,其中儿童53名。他們大都死于義和?之手。至于中国的教徒(教民)和所謂“二毛子”被殺的,更是没有算清的糊塗帳,其中絶大部分是被義和?殺死的,官兵也殺了一些。僅山西一省,就有中国天主教徒5700余人被殺。奉天(遼寧)全省“教民人命千余”。“而直隶(河北)全省殺人焚屋之案,几于无?无之。其殺人多者,一?竟至一二千名口”。甚至浙江亦“搶劫、焚毀教民家室至一千余家之衆”。
  “受害最烈”的北京,当時有?人士留下不少?録:1900年6月18日“城中日焚劫,火光連日夜……夙所不快者,即指?教民,全家皆尽,死者十数万人。其殺人則刀矛并下,肌体分裂,嬰儿生未匝月者,亦殺之残酷无?人理”。“法国天主堂在西安門内西什庫,剛相(剛毅)?督兵攻之,亦不能破,拳?不敢前,?噪而已。拳匪既不得志,无以塞后意,乃噪而出永定門。郷民適趨市集,七十余人悉?以来;??優伶冠服儿童?物,指?白蓮教;下刑部一夕,未訊供,駢斬西市。有婦人寧家,亦陷其中,?誅之,儿犹在抱也……毓鼎上疏力争之,謂:‘謀乱当有据,羸翁弱婦,非謀乱之人;優装玩具,非謀乱之物……’疏入,獄已具”。
  6月16日,“是日九点中,?匪?大柵欄記?房,延?粮食店、灯市街、?音寺、珠宝市……共計店?四千余家,火至天明未息。匪禁水会救火”。這个京師最繁?的地区于是毀于一旦。?的説来,“京師盛時,居人殆四百万。自拳匪暴軍之乱,劫盗乘之,?掠一空,无得免者。坊市蕭条,狐狸昼出,向之摩肩撃轂者,如行墟墓間矣。”這是所謂義和?“革命”的后果之一。
  開頭,民衆与?教士和教民的矛盾令人同情;可是,他們后来的作?遠遠超過与外来宗教矛盾的界?。事件過后直至民国初年,朝野各界将這个組織定性?拳匪是有足?根据的。
  三、令人无法理解的是它?慈禧的?制淫威惹来滔天大禍竟只字不提!
  義和?興起之初,袁世凱就上奏“其用以惑人者,謂能避槍炮。然迭与郷?、教民、兵役格斗,一遇槍炮,?傷斃多人,瓦解鼠竄……其藉以動人者,謂?滅洋教。然上年春夏間,在曹州、?寧各属,掠教民一千一百余家,并掠及平民二百余家。秋冬間在東?、?南各属,掠教民六百余家,亦掠及平民百余家。内多?架勒贖之案,直与盗匪无異。故教民既被其殃,而平民亦多受其害。”而且有些地位比袁世凱更高的大臣(如北洋大臣、直隶?督裕禄等等)也提出了類似的意見。慈禧充耳不聞,比較清醒的衆多大臣只好保持緘默,品?不良之輩則乘風?舵,諂上邀寵(如裕禄)。
  一个在六年前連一个“敢于犯上”的“??小国”―――日本都无法招架的弱国,居然要同時向包括日本在内的11国宣?!《国際法》?入中国60年后,竟要派兵?攻駐?使?!
  ?了决定和?大計,从1900年6月16日開始,慈禧一連四天召集王公大臣六部九卿開御前会議。在会上吏部侍郎許景澄、兵部尚書徐用儀、戸部尚書立山、内閣学士?元等人先后提出不能听信邪?、不可?攻使?、不能主動?外宣?。?理各国事務衙門大臣袁昶和許景澄在?人?名的奏折中写道:“伏以春秋之義,?国搆兵,不戮行人,泰西公法,尤以公使?国之重臣,蔑視其公使,即蔑視其国。茲若任令該匪攻毀使?,尽殺使臣,各国引?大耻,?合一气,致死報?……以一国而敵各国,臣愚以謂不独勝負攸?,?存亡攸?也。”慈禧不但不接納這些浅?的常識,而且大??制淫威,把他們的?袋?掉!
  同時,包括毓賢殺洋人在内的罪行,大都?生在6月21日下詔与各国宣?、6月24日命各省督?殺洋人以后。首犯是慈禧,毓賢、載?等人不過是凶狠的執行者。
  四、教科書?一些史料的運用也很不??。
  “義和?,起山東,不到三月遍地紅。孩童个个拿起刀,保国逞英雄。”教科書以突出位置刊載了這一歌?,説是“義和?歌?”。可是,筆者孤陋寡聞,?過的現存義和???、掲帖等書面材料中找不到可以作?根据的史料。而后来調査的所謂口頭?説,往往是后人加工乃至創造的,根本不足?凭。
  教科書又説:“北京東?西?胡同有座于謙廟。?了学習于謙的愛国精神,1900年4月,義和?進城后,把神壇設在這里。”一切学??点都?拒絶牽?附会,要?得起反?。載?、載瀾等禍国殃民的?清?貴家里都設有義和?神壇,這又是向他們学習什??
  在我国,除了上述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教科書外,還有一套可供選用的沿海地区教材。号称沿海版,有的地方史?錯誤更?重,是非?念更加糊塗。
  例如,?義和?事件的論述,它加了這??句話:“6月中旬以后,義和?群衆開始?攻侵略者据点西什庫教堂和外国使?区。清政府却暗中派人給被?困的侵略者送去粮食、蔬菜、酒、水果等,表示慰問。”毎句話都錯得一?糊塗!
  首先要問:西什庫教堂是“侵略者据点”??在義和?事件前,這不過是普通的法国天主教堂,没有材料足以?明它是“侵略者据点”。義和?期間,从1900年6月13日起几天内就将北京大部分教堂和洋楼?毀,連??掉数千家民居和商店,劫余的西什庫教堂和東交民巷使?区聚集了大批逃生的外国人和中国教民。這个教堂的逃生者,在清政府不能維持正常社会秩序的情况下,固守反抗屠殺,于理于法都无可指責。説這个教堂是“侵略者据点”,完全是信口開河。
  其次,?攻東交民巷是奉慈禧的旨意,主力是董福祥的甘軍和?禄的武?中軍,是他們犯下的罪行,義和?則是助紂?虐。含糊其詞,?佛此?是義和?自?的愛国義?,不但歪曲了?史真相,也掩盖了清政府践踏国際法的罪行。再次,?西什庫教堂和使?区的進攻,充分体現了?制統治者極端愚昧无知和残暴;時至20世紀90年代仍然正面予以肯定,這是?国際法的无知,已?淪??国耻的頌揚,也忘記了“反?封建?制”的責任!
  再看第二句。清政府確?曾派人給被?困的外国使?送過生活日用品,這是奉旨公開進行的,説是“暗中”于史无据。当時,清政府内部比較清醒的大臣一再上奏,要求按照国際慣例保護外国外交人員和外国人;東南各省的督?甚至公開声明不再承認6月21日宣?后的“?詔”。迫于這些?力,加上?色?内荏,要預留“?圜”余地,不得不作出這?的姿態。不管是真是假,這是清政府内部理性尚未完全泯滅的表現。把它与義和?的行動??而意含貶損,?然是很不恰当的。
  ?義和?事件和八国?軍評述比較全面的同?是香港的教科書。它既譴責義和?“大肆排外,殺教士、教民,連藏洋書、戴眼鏡的人都不放過,且到?破坏,?教堂、拆電?、毀?路。”“日本使?書記杉山彬、国公使克林先后被殺”;也指出“当時?軍紀律極坏,任意焚掠屠殺,其中以俄、?国軍隊及英国的印度兵最?残暴。”細致分析了義和?産生的背景:1.民族情緒。2.民生困苦。3.列?侵略。4.教案頻生。還全面論述了辛丑条約的内容及它?当時和日后中国的深遠影響。任何不抱偏見的人都会承認,這部教科書説的是真?的?史。
  如何面?被侮辱和被損害的状况
  出現這些現象与中国長期?于被侮辱和被損害的境遇息息相?。面?如是現?,可以有不同的心態。
  西方的入侵徹底改?了中国?史的行程。伴之而生的是天朝大国的表象破裂,大量民衆在生死?上?扎。人們順理成章把這種状况?罪于“洋鬼子”;也譴責統治者腐朽、愚昧、軟弱。一个辯論不休難于取得共識的問題是:内因還是外因是導致這个状况的主要根源?
  其?,完全可以从?外一个角度提出問題:這个状况??不能改?的原因何在?如果有人説這是因?帝国主義者太凶狠了,這等于什?都没有説。?過長期、??、反?的博?過程,在国際?系中可以逐歩建立比較合乎多数人和多数国家長遠利益的“正義”秩序。当這个状况尚未出現以前,不会有救世主从天而降,慷慨代?維護国家利益。問題只能?結?面?這?的現?,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海内外的???明:后?展国家和地区(殖民地、半殖民地)改?不??状况,改?被動局面的惟一道路,是向西方列?学習,?現社会生活的全面現代化。成敗的?鍵在国内的改革。這是一个社会運行机制的全面改造過程。?那些文化自成体系,而?外来文化深?固拒的国家説来,這是十分艱難的過程。以中国来説,从鴉片?争算起至20世紀初?行新政,僅是辯論要不要改革就整整花掉60年!至于改革取向,包括是通過革命手段還是通過漸進的改革開辟前進道路,更是頭緒繁?。不過,有一条是肯定无疑的:必?千方百計争取一个和平的国際環境,?国内的改革和建設贏得充分的時間。如果此説大致不差,回頭再看義和?,?内,它是与社会前進方向背道而馳的反動事件。?外,乱殺洋人不但是反人道、反文明的罪行,也是極端愚蠢危害中国自身利益的暴行。
  有个流行多年?義和?事件辯護的論断:義和?避免了中国被瓜分。早在1989年已故?史学家李時岳先生已?詳尽地?斥了這一詭辯。不但4億5千万?賠款(相当于当時将近6年的全国財政收入)像一支巨大的吸血管插進中国人的胸?,而且給沙俄藉口,趁机制造了海蘭泡和江東64屯惨案,7000多中国人被殺,江東領土全被呑没,大量俄軍進占東北;?北地区在?争中死傷?殺的損失難以数計。?后的瓜分陰謀更没有停止:英軍進攻西藏,占領拉薩;国派炮艦進入洞庭湖,并要求租借洞庭湖和??湖沿岸;英国則相?要求租借舟山群?作?“補償”!
  有人喜?援引八国?軍統帥、国人瓦西的這?一段話:“无論欧美日本各国,皆无此?力与兵力可以統治此天下生?四分之一,故瓜分一事,??下策。”?明義和?化解了瓜分?謀。李時岳先生説得好:“瓦西个人的?感并不能代表国的政策,皇一直把瓜分作???政策的基点,上述要求‘租借’洞庭湖和??湖沿岸的行動就是?明。只是由于帝国主義之間的矛盾,瓜分才没有?行。”
  把視野放得更寛一些,問題就更加清楚。前人早已指出:甲午?争、戊戌?法和義和?事件是一条割不断的?史鏈条。説得更准確一些是:甲午?争徹底暴露了大清帝国的腐朽,不少知識階層从几十年迷梦中驚醒,反思自?運動不敢触及“自由不自由”這个根本問題的錯誤,形成了第一次群衆性啓蒙運動,改革也有新進展。是学習西方徹底改革,還是固守?統,不准?革,成了中国盛衰的?鍵,也是解?這段?史的基本?索。不幸,体現甲午?敗后的?革進程進入高潮的戊戌?法以失敗告終。戊戌政?標志着学西方、求?革的挫折和倒退;義和?事件不過是政?后固守?統反??革的反動逆流的巓峰。換句話説,義和?事件?外使中国在被奴役的附属国的道路上???淪,?内則?目皆是国破家亡的?景。
  走出把革命粗鄙化的文化心態
  2000~2001年之間,引起中国人?注的一个国際事件,是日本的教科書問題。一部右翼勢力編纂的?史教科書掩盖?史真相,否認日本政府犯下的侵略罪行,激起包括中韓?国政府和人民在内的海内外朝野人士?烈抗議。這是伸張正義的斗争,而且這是20年間第四次了。1982、1986、1996年都曾出現新修教科書歪曲?史,一再在日本国内外激起公憤。這一日本思想文化領域的頑症,促使許多人形成一个極?深刻的印象:日本人缺乏?悔意識。人們還進一歩追問:?什?会出現這?死不認罪的現象?這是不是大和民族特有的缺陷?
  看看上述中国的教科書問題,一个合理的推断是,我們的近代史?也有類似的問題。当然日本是侵略者,中国是被侵略者,這是截然不同的。可是,?者也有共同点:社会的主流文化都?自己的近代史缺乏深刻的反思。
  从20世紀初開始,中国的有識之士一再提出要改造中国人的“国民性”。這些先?用心良苦,但他們没有進一歩追問:决定国民性的主要因素是什??可以説,国民性是一国公民思維和行?方式的特点。任何民族都是从吃人生番演?過来的。作?一个群体,文明程度的高低和野蛮孑遺的大小,决定性的因素是受文化?統和制度制約的自我?化能力的?弱。
  被侮辱被損害的屈辱,給中国人?筑了新的思想定勢。這突出地表現在長期以来形成的一个似是而非的?念:因?“洋鬼子”是侵略者,中国人怎?做都是有理,都?歌頌。這是愛国主義的要求。
  現在的?史教科書就是以此?指導思想的。熱愛自己的祖国,理所当然。可是,如何愛国,却有?種不同的選?。一種是盲目煽動民族情緒;中国?統文化中“??夷之辨”、“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等?念已?深入骨髓。時至今日,余毒未清。新的版本是:中外矛盾,中国必?;反列?、反洋人就是愛国。在史料選?和運用中,不管是真是假,有利中国的就用。?一種選?是:以理性的態度分析一切;是其是,非其非,冷静、客?、全面地看待和?理一切渉外矛盾。
  現代化的基本精神就是理性化。如果我們認同這个基本?点,就?該引導中国人往這条道上走,?理性、寛容内在化,成?中国人的国民性,以利各国人民和各種文化和諧共?。在全球化迅猛?展的時代,企業之間和国家之間的利益冲突不可能泯滅;理性地認識和化解矛盾?任何国家和企業都是最好的選?。如果一渉外就是“反帝”、“反霸”,非把事情弄?不可。
  例如,法是人類文明的結晶,社会運行的?則。国際条約是有法律效力的。人們可以指責這些?則和条約是列?主導下形成的,不利于弱国和貧苦民衆。人們?該不断批判和掲露它的謬誤,通過各種力量的博?,形成新的?則,修訂新的条約。可是,在没有修改以前,我們仍然不得不遵守它,否則就会造成不?有的混乱,?根到底不利于弱国和多数民衆。
  19、20世紀中国人干了不少“无法无天”的事,義和?事件是其中的典型。値得重視的是不但至今有人把野蛮的行?説成是“革命”,而且到了20世紀90年代,有人竟把主張遵守現行国際条約的?点視??該?加批判的?国投降?点!
  説到底,這是把革命粗鄙化的流毒。
  必?清醒地看到,在社会領域,只有引?制度?革的行動,才称得上真正的革命。太平天国和義和?都不符合這个要求。這?的歪曲?際是把革命粗鄙化,?早?要付出代价。
  不能?視這些錯誤教育的后果。違反常識理性,以“革命”的名義故意歪曲?史真相,歌頌義和?的直接?果在“文化大革命”中就暴露无遺。紅?兵火?英国代??,是義和?行動的翻版;“破四旧”和“反帝”、“反修”中体現的清除外来事物的瘋狂,這些行動体現的内在理路,也与義和?的“滅洋”如出一轍。
  上述教科書的編写所呈現的理路,也没有什?不同。它們的共同点是:1.現有的中?文化至高无上。2.外来文化的邪?,侵蝕了現有文化的純潔。3.?該或可以用政?或暴民?制的暴力去清除思想文化領域的邪?。用這?的理路潜移默化我們的孩子,不管主?意?如何,都是不可寛宥的?害。
  ?了培育理性的有法治?念的現代公民,以利于現代化事業,現在是?正這些謬誤的時候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